余文乐不是张志明 花13年学会当演员搞品牌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7 分类:L优生活 评论:62 条 浏览:914

余文乐不是张志明 花13年学会当演员搞品牌 余文乐 30人生畅快做自己

余文乐是香港中生代最被重视的演员接班人,众所周知他爱篮球如命,与香港及日本潮流界关係紧密,自创潮流品牌Madness,香港人习惯称他「阿乐」,熟人或影坛长辈也会唤他一声「乐仔」,他同时也是烙在两岸三地女性心目中的「那个张志明」。

余文乐有张稜角分明的脸,但最出名的,其实是他的眼神。银幕上、照片里,他浅褐色的眼珠子总是亮晶晶地,含着一股看似茫然,又有点对世事了然于胸的理解。那股茫然究竟是思考,或者纯放空,我们不得而知,但每每当他拿出那样的眼神,蹙起眉看着镜头,下一秒突然露出促狭的表情,人们总是又迷醉了一次。

这是余文乐第一次登上《GQ》封面,与他出道的年份相比,似乎稍晚,但看看眼前的余文乐,刚刚好的鬍渣和眼神,刚刚好的男人味,好男人需要时间熟成,或许我们才是抓住了他最好的时刻。

余文乐不是张志明 花13年学会当演员搞品牌

灰色三件式西装;白色衬衫;黑色领带,都是Dior Homme;Louis Vuitton印花袋巾。

余文乐的拍摄场景最初是设定在香港闹区街上进行,拍摄日落在星期六下午,一般商业区会有围观群众,也增加太多不确定因素,计画只能作罢。想要香港特色强烈的拍摄地点,摄影师提议:「在柴湾拍吧,路上没人的。」

柴湾早年是工业区,现时还有少数的工厂和车辆维修场尚在营运中,香港大部分的杂誌办公室和摄影棚也落脚于此。和摄影师提前往楼下街边找景,放眼望去是一栋一栋的工业大楼,云压得很低,陈旧斑驳的建筑外观五颜六色,是我们在香港电影枪战场面中常见的厂房场景,的确也是标誌清晰的香港气味。

在一个半荒废的巴士总站围墙旁,看到一个路上常见的废弃物回收铁柜,上头红字喷了「志明」二字,想必是厂商名称。指了铁柜给摄影师看,脸上没太多表情的摄影师也笑了出来。命中注定,第一个拍摄场景就是它了。

余文乐不是张志明 花13年学会当演员搞品牌

余文乐準时抵达,快速点个头之后,闪进梳化区,快到甚至连他的侧脸都没看清楚。几分钟后,前方有人出声问问题,是余文乐。

他在一段距离之外发问:「脸上的鬍子要留着还是剃掉?」「欸!别剃别剃,鬍子留着,很好看。」咧嘴一笑,这回总算看清楚他的脸。「好,不要剃。」头又缩回化妆间里。

停不下来的瘾头

余文乐出道至今13年,21岁,出道没多久就来了台湾。拍《爱情白皮书》时在台湾住了9个月,练出了一口标準的台湾式国语。

看余文乐拍照像是看表演,低头、整理衣服细节,做出的每一个小动作都有意义,摄影师拍的每张照片看起来都可以直接送印。与熟识的工作团队工作,余文乐看起来极为放鬆,与其说放鬆,或许更像是玩乐。

让他对天洒爆米花,边洒边吃了起来;拍摄其中一套上天台打篮球的造型,他在电梯间準备时,就已经玩疯了;对着墙壁猛运球,一旁的化妆师和经纪人熟门熟路地闪身进旁边梯间,因为「他等一下就会拿球砸我们,要先躲起来。」

爱篮球出了名,余文乐和从小打到大的球友组成球队「横洲工业」,香港篮球代言人不作第二人想:「从小学开始打篮球,16岁时还进过香港代表队。篮球对我来说就像吃药,至今没有断过。就算没有打球,也是天天看球赛或打电动。」

余文乐不是张志明 花13年学会当演员搞品牌

黑色背心;黑色针织衫;深蓝色长裤,都是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;Cartier腕錶;白球鞋,私物 。

篮球是一生所爱,余文乐近两年开始的瘾头还有另一个:刺青。

关注余文乐的人或许早就发现,近两年来,他两只手臂上的刺青以倍数成长,几个刺青分别在伦敦、纽约、台北和LA完成,包括外婆和姨妈的脸、品牌Madness的字体,以及经典电影《鬼店》的台词:「All work and no playmakes Jack a dull boy.」好几个对他深具意义的符号。

「很多人问为什幺突然刺青?其实一直都想刺。身上的图案都是有纪念性的,纪念性的东西没有好不好,就是很个人的事。」

已经有外婆和阿姨,妈妈难道不吃醋吗?「对!我妈抗议说为什幺没有她,所以我会为她留一个位置。我只打算刺在双臂,所以其实也差不多了啦。」

演员与正常人的界线

20岁出道,余文乐揉揉脸,自嘲几乎没过过正常人的人生,演了戏才喜欢上演戏,但也承认因为够情绪化,才能继续当演员。

「演员有个特质,就是比较神经病。」外界看是神经病,对演员来说,是对很小的事物够敏感。「我很相信,一个太清醒的人可能无法当演员。在最前线的导演和演员需要丰富的情感,其实是很崩溃的工作。」

聊起电影和喜欢的演员,余文乐进入忘我境界,双眼晶亮,讲到高兴处哈哈大笑,意见相同的时候起立击掌,《进击的鼓手》中教练教小男主角打鼓的一场戏,他说自己深夜在家里看得血脉贲张,同一场戏来回倒带看了5、6次,一边讲,双手一边在半空中挥舞,像个赢球的青少年般兴奋;对西班牙影帝哈维尔.巴登、马修.麦康纳和杰克.葛伦霍伸缩自如的演技同样崇拜不已。

余文乐不是张志明 花13年学会当演员搞品牌

Gucci丹宁西上装;Prada蓝色衬衫。

「演员都在用角色突破自己的演技和身体的极限,这些都是我很想做到的,你说演员闷不闷?其实一点都不闷。」不至于入戏太深,但太进入角色对演员来说,仍旧极度消耗,除了运动,情绪撞墙时,他会直接买张机票出国。

「这招对我很管用,曾经知道接下来3天没事,当天中午工作结束,就买了张机票飞去巴黎,还在飞机上碰到王家卫导演,哈哈哈!」他把休假解读为工作的一部分,因为「很多灵感和意想不到的东西,是你不在工作的状态下才感受得到。

看一场舞台剧、吃顿饭、路边喝杯咖啡,有时候不是你去做了什幺事,而是你在那样的状态之下,才有办法去感受别人。不再想自己的事情,把自己从演员的状态抽离,接上这个世界,才能去当个真实的人。」

我不是张志明

不免俗,我们还是得问他这个老梗问题:对《志明与春娇》和《春娇与志明》这两部电影让他成为两岸三地女性心中的「张志明」,有什幺感想?余文乐露出一副早就在等你的表情:「前几个星期,香港电视重播电影,我整个晚上讯息响个不停。大家把我当成张志明,其实导演彭浩翔不是在写我,他写的张志明是他自己。」

所以,真实的余文乐到底像不像张志明?「不像。」他喜欢这个角色,也享受自己扮演张志明的时刻,与其说余文乐把自己的某些部分放进张志明,他倾向把张志明当成一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。「我随时都可以想到他讲话的语气,如果有一天,再让我演演他也不错。」

余文乐不是张志明 花13年学会当演员搞品牌

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黑白条纹针织衫;Gucci深蓝色长裤;白球鞋,私物。

过去10年,余文乐平均每年拍5到6部电影,拍了60多部戏,今年终于下定决心只拍两部片。「一来是竞争激烈,必须想办法进步,还有,我真的很想专心在一个剧本上,不专心拍一部戏,怎幺会有机会带着电影去坎城?」

对拿奖还是有企图,同时也不甘于演员被动的身分,他主动找编剧和导演聊,聊大家都想拍,近几年市场上没出现过的题材。「可以拍的题材很多,只是敢不敢,有没有想到而已。」访谈结束近晚间7点,余文乐赶着去和导演开会,隔天再飞往日本。

脱下拍照的西装,换上MDNS的T恤和短裤离开,一脸精神饱满跟我们告别。上紧发条对他来说已成了习惯,我们则好像听了一个少年成长的故事,男孩花了13年跌撞摸索,找到和自己相处最舒服的姿势,这是故事正要开始的前奏。

余文乐PROFILE

英文名:Shawn Yue

生日:

身高:178公分

体重:72公斤

自创品牌:Madness

Fashion Icon:川久保玲

最近最喜欢的电影:《进击的鼓手》、《药命俱乐部》

电影作品:《赤道》、《迷城》、《志明与春娇》、《春娇与志明》、《闺密》、《车手》、《飞虎出征》、《血滴子》、《剑雨》、《头文字D》、《无间道》等。

电视剧作品:《玲珑局》、《楚汉传奇》、《熊猫人》、《爱情白皮书》等。

相关推荐